我为什么要介绍“桐城派”的一些资料

我为什么要介绍“桐城派”的一些资料
       我大约花了有6个月时间,读了美国学者余英时的关于方以智的年考类文章(没有读全,因为当时在书店就买了那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是本书。而这本书又恰恰是他的一篇论文)。当时就引起我对桐城派了解的欲望,恰好在中央电视台又看了一点介绍桐城派的影片。看了这两样东西,我对桐城派就更加有了解的愿望了。
        及至我看了这几篇介绍桐城派的文章,我才对刘半农“恨之入骨”!就因为他那句“桐城谬种”的混账话,我在4年的安师大中文系竟然没有读到关于桐城派的介绍——因为没有人研究桐城派!五四运动了,打到孔家店了,文革才结束,当然没有人研究这个封资修的东西!现在,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还是没有开桐城派研究的课!可悲啊,当下的中国人。
       思想的东西一旦被某种权威扼杀,估计是很难翻身的!中国的道教,难道不是就这样被毁灭的?!
       桐城派千万不能被扼杀,好在它沾了儒家学派的光,估计它是能够生存下去的!
       我现在发一点这类文章,是要唤醒学人来研究桐城派。因为它不仅仅是学术,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根之所在。桐城派继承了唐宋古文运动的学术基因,接明代公安派的种,加入了儒学在请代的“中国特色”元素,形成它的风格。它是儒学正统啊,刘半农的话也是因时因地而言,并非要在地球上消灭桐城派的。
      去年春节我回到我的老家——方苞出生地、原桐城县老牛集方高庄,看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把这个村庄修缮了一下,村子里有了“望溪亭”“方苞读书亭”等几个以他的名号命名的亭榭,心里稍有安慰。可是我看到网络上介绍方苞的文字,太过模糊。我更感到要呼吁大家来研究桐城派了!连姚鼐、吴汝纶几个人的墓地,网络介绍也不太确切!唉,我小时候,是见过姚鼐的朝珠的——1975年,我乡农业学大寨,在一个叫“铁门口”的村子旁、地下十七米深的地方,民工们挖到了他的墓——他的身体还是栩栩如生的样子,可惜,愚昧的村乡干部只顾批判大地主,任由他的尸体“见风飏化”、棺木也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他的随葬品只有一挂三品官的朝珠,有一粒朝珠被我有幸见到。现在回想起来,姚鼐一辈子教书育人,所以能深葬于地下而不朽!一场农业学大寨,把一个不相干的老人惊扰到尸骨无存。真是罪过!
       研究桐城派,宜早不宜迟!

日记

“语文报杯”赛会上又见名师


    7月25日晚,黄山市的淮海宾馆“山里伯娘”2楼,市政府欢迎来自全国中语会领导及语文报社、商务印书馆领导的宴会于晚7点开始。安徽省各地市教研员也受邀赴会。


    苏立康、顾之川、余映潮、黄厚江和河南省的孟素琴老师,我再一次与他们相会啦。


    与这些名师的见面,让我的生命又一次回眸。


    与苏立康教授、顾之川教授见面,让我回顾到1998年—2004年我市使用张志公主编的北大版语文教材的岁月,那时节,我们走在了全国教材改革的前列;


    与黄厚江老师的见面,让我回到2004年的暑假——我们邀请他来给我市苏教版语文教材实验的老师们进行教学培训,那时节,我们走在课改的大路上;


    与孟素琴老师的见面,我记住的是2002年5月的郑州会议,那里只有北大出版社原社长宋祥瑞、赵大鹏、张厚感,南京的孙和平和我们马鞍山的师徒2人,在那里我们得到了孟大姐的悉心照料、吃到了她特意购买的大红枣;


    余映潮老师是我教研生涯的导师——他在教研道路上的成就启示了我们语文教研员前行的航向……


    语文报社是语文老师成长的借力平台,我们应该感谢蔡社长、任社长以及大批的编辑们,他们的辛苦工作,给了语文教师一个共同的家园。

语文的东西与文化的作用

语文的东西与文化的作用


      4月18日——4月22日再黄山市的歙县,国家语委语用司与中华书局合作,举办了第四届“中华诵·经典诵读”活动。我第二次参加这个活动了,心中对我国现下的语文教育有了深层次的思考:语文教学的厚重度不在语文教学本身、在于语文课堂的文化溶解度。


      一个好的语文教师,解读语文文章,不是仅仅依赖教参,而是要结合自身的文化涉及。文化涉及越深,语文的教学越是丰厚。小学语文特级教师陈琴用经典诵读带动学生的语文学习,她成功了,说明文化设计的深度之于语文教学的意义。文化之于语文的教学意义由此可见一斑。


      譬如北师大李山教授讲《关雎》,他问道:为什么《诗经》300首,独以这一首为开篇?人们都知道“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都认为《关雎》是一首爱情诗。李先生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诗经》的历史教化意义、诗经反映的年代历史背景等多角度解读:这不是一首爱情诗,而是一首宣教诗,它教育后人“君子”要先成家,找个老婆要做到琴瑟和谐,先有家后有国。这样去“文化”地阅读古代作品,我们一定在追求这些有启迪味道的文化参与的征程中得到新的收获,从而丰富语文教学的厚重道。

开场白

我的告白


      当了10年语文教师,做了13年语文教研员。最多一年带5个班语文、2个班班主任兼语文教研组组长。


      成绩:1992年第一届初中毕业生中考均分超过安徽名校马鞍山二中校均分8分多,一试成功。


      对语文终身不渝。


      信条:相信每个学生大脑里都有你的助手存在。——魏书生1988年11月在芜湖讲学时为我题词。


2011年4月18日23:27于黄山歙县的华商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