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词的使用

动词连用的表达效果

按照一定的描写方式,在一句话或几句话中精选一系列动词,加以连贯性、演进性地表述,这就是动词的连用。动词的连用,无论是描摹景物还是刻画人或事物的形象,都能收到淋漓尽致、形神兼备等独特的表达效果。

首先,动词连用常用来具体细致地描绘事物的复杂情态。比如《山中避雨》一文中:“我付了茶钱,还了胡琴,辞别三家村的青年们,坐上车子。”这里连用四个动词“付”“还”“辞别”“坐”,一气呵成,字字准确贴切,“付”“还”显得轻松,“辞别”显得恋恋不舍,“坐”表明找到车子的顺利。因为他们刚刚听过一场轻松的音乐演出,这四个动词的连用便把他们当时愉快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其次,动词连用常用来刻画人物的行为特征,表现特定的情境。比如《我的第一次文学尝试》一文中:“当地报纸编辑昂首阔步,高声喊叫,趾高气扬,欣喜若狂,他终于诚心诚意地体谅我,邀我到药房去,在亲切的气氛中,干一杯‘法涅斯托克驱虫剂’,以便洗刷掉一切怨恨。”这里先连用了两个动词短语“昂首阔步”和“高声喊叫”,接着连用了几个动词“体谅”“邀”“干”“洗刷”,写出了编辑一系列的动作行为,有明显的嘲笑意味,幽默中充满讽刺的味道。再次,连用的动词,有时常用来表现人物的动作、心理,进而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特征或某种特殊的情感。比如《风筝》一文中:“他向着大方凳,坐在小凳上;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失了色瑟缩着……我即刻伸手折断了胡蝶的一支翅骨,又将风轮掷在地下,踏扁了。”这里“坐”“站”“瑟缩”形象地写出了“我”的弟弟做风筝时的专注和被发现后的惊慌失措;“折断”“掷”“踏”形象地写出了“我”参与对儿童的精神虐杀和戕害儿童天性的行为。

最后,动词的连用还可以用来表强调。比如《忆读书》一文中:“虽然因为作者要凑成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勉勉强强地写满了一百零八人的数目,我觉得也比没有人物个性的《荡寇志》强多了。”“凑成”在这里是拼凑而成的意思,“写满”在此也有“凑满”之意,连用两个动词,均在强调其“凑”的意思。所以,连用几个动词进行某一意思的强调,往往会收到明显的效果。

——摘自网络

我为什么要介绍“桐城派”的一些资料

我为什么要介绍“桐城派”的一些资料
       我大约花了有6个月时间,读了美国学者余英时的关于方以智的年考类文章(没有读全,因为当时在书店就买了那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是本书。而这本书又恰恰是他的一篇论文)。当时就引起我对桐城派了解的欲望,恰好在中央电视台又看了一点介绍桐城派的影片。看了这两样东西,我对桐城派就更加有了解的愿望了。
        及至我看了这几篇介绍桐城派的文章,我才对刘半农“恨之入骨”!就因为他那句“桐城谬种”的混账话,我在4年的安师大中文系竟然没有读到关于桐城派的介绍——因为没有人研究桐城派!五四运动了,打到孔家店了,文革才结束,当然没有人研究这个封资修的东西!现在,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还是没有开桐城派研究的课!可悲啊,当下的中国人。
       思想的东西一旦被某种权威扼杀,估计是很难翻身的!中国的道教,难道不是就这样被毁灭的?!
       桐城派千万不能被扼杀,好在它沾了儒家学派的光,估计它是能够生存下去的!
       我现在发一点这类文章,是要唤醒学人来研究桐城派。因为它不仅仅是学术,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根之所在。桐城派继承了唐宋古文运动的学术基因,接明代公安派的种,加入了儒学在请代的“中国特色”元素,形成它的风格。它是儒学正统啊,刘半农的话也是因时因地而言,并非要在地球上消灭桐城派的。
      去年春节我回到我的老家——方苞出生地、原桐城县老牛集方高庄,看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把这个村庄修缮了一下,村子里有了“望溪亭”“方苞读书亭”等几个以他的名号命名的亭榭,心里稍有安慰。可是我看到网络上介绍方苞的文字,太过模糊。我更感到要呼吁大家来研究桐城派了!连姚鼐、吴汝纶几个人的墓地,网络介绍也不太确切!唉,我小时候,是见过姚鼐的朝珠的——1975年,我乡农业学大寨,在一个叫“铁门口”的村子旁、地下十七米深的地方,民工们挖到了他的墓——他的身体还是栩栩如生的样子,可惜,愚昧的村乡干部只顾批判大地主,任由他的尸体“见风飏化”、棺木也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他的随葬品只有一挂三品官的朝珠,有一粒朝珠被我有幸见到。现在回想起来,姚鼐一辈子教书育人,所以能深葬于地下而不朽!一场农业学大寨,把一个不相干的老人惊扰到尸骨无存。真是罪过!
       研究桐城派,宜早不宜迟!

鲁迅如何修炼成的

鲁迅是如何修炼成的?


    中学语文课程改革之后,大量的鲁迅作品被国内“有识之士”抛弃,理由很多。然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鲁迅喜欢骂人,不利于学生成长。看看国内目前的发展状况,我以为,真的要劝告有识之士们,把鲁迅的文章拿回来吧!


    理由一:鲁迅的文章是要有点精神的人才能读懂的。教育要干什么?教育就是把没有识见的人,培养得有识见起来。鲁迅的文章读不懂,是因为孩子们还没有这种识见啊,教育就是要把孩子变成在鲁迅思想感召下的、有识见的人。有点精神的人,是家长对孩子的最大希望!教师不要因为自己读不懂就回避这种精神食粮,这是贻害下一代!


    理由二:鲁迅文章所骂的人有没有问题呢?先来看鲁迅骂了谁。鲁迅骂的人,即使如梁实秋等人,我看都是该骂的——其“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就骂的好啊,骂出了国民的清醒!居安思危,我们经常被鲁迅“骂”一骂,会长点民族精神的!


    理由三:鲁迅的文章让我们有了民族气节。鲁迅是爱国的,他多次骂日本,但是日本人尊敬他。为什么?我跟我的学生说,不懂得爱国,你就不是“人”。然而,我们当下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爱国心在倒退。爱国的人,被嗤笑成“愤青”——多么可悲!鲁迅很清醒,他最应该感谢日本的:他留学日本,日本人给了他思想;他被国民党迫害,日本人保护他;等等,等等。理由太多,都是要鲁迅感谢日本的。但是,鲁迅很清醒:爱国并不妨碍他对日本民众的感激,在民族大义当前时,爱国才是第一位的。可是,今天的人们,还有谁能读懂?


    中小学课本里,多点鲁迅吧!因为只有鲁迅知道,救救孩子!从孩子入手,我们的民族永远有希望!希望要删除鲁迅的人,看一看:鲁迅是如何修炼成的!现在,我们到了要研究鲁迅的时候了!